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忠县刑事辩护律师

铁肩担正义(重庆泰源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热线13224922468)

 
 
 

日志

 
 
关于我

重庆泰源律师将秉承维护法律尊严,追求法律公平与公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愿在民事诉讼、商事诉讼、行政诉讼、刑事诉讼方面为大家提供热忱的法律服务。同时代理各类非法律诉讼业务和为各类企业、公司法人及公民个人提供法律顾问等服务。现重庆泰源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法律服务热线:13224922468。QQ:420695912.

网易考拉推荐

孩子跟邻居到黄河边游泳 不慎溺死父母告三家  

2010-08-15 09:56:54|  分类: 法律实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跟邻居到黄河边游泳 不慎溺死父母告三家

崔某夫妇的13岁儿子壮壮(化名)跟着邻居贺某夫妇到黄河边游泳,在游泳过程中壮壮不慎溺水身亡,贺某丈夫王某在营救壮壮时也溺水身亡。崔某夫妇将贺某、采砂场主、郑州黄河河务局惠金黄河河务局告上了法庭。7月5日,郑州市惠济区法院正式审结此案。

     崔某夫妇在庭审时说,2009年8月7日儿子壮壮在小区玩耍,贺某和她的丈夫王某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壮壮带至黄河边玩耍。在玩耍过程中,贺某、王某未尽到先行为义务,致使13岁的壮壮溺水。壮壮溺水地点为王夏(化名)所开办的沙场采沙区域深坑处。沙场未经行政主管部门许可违法采沙,且不在采沙地点树立提示牌,违反相关采沙规定。另外,该河段属于惠金河务局管辖范围,该河务局未尽到监管义务,应承担监管不力的责任。因此请求贺某、王夏、河务局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食宿费、误工费、打捞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411496.90元。

     贺某说,在事发当天壮壮是在其成年叔叔张某的陪同下搭乘她的顺风车到黄河岸边玩耍。在壮壮沉入黄河时,丈夫王某下河救助,因黄河河道沙坑太深,壮壮和王某双双淹死。王某对壮壮不负法定救助义务,反而因见义勇为献出自己的生命,故崔某夫妇对她的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王夏辩称,首先,该事件发生的时间为黄河主汛期,地点在黄河主河道,非一般意义的公共场合和经营场合,故他不应对其安全负责;其次,采沙场不是一般意义的采沙采矿,而是在主汛期按惠金河务局要求进行疏通河道工作;再次,壮壮具体的落水地点不确定,壮壮是在成年人的陪同下主动进入主河道下水游泳,并非失足落水。另外,壮壮出事时十三周岁是限制行为能力人,崔某夫妇作为法定监护人未尽到应尽的监护责任,先行义务人贺某夫妇未经崔某夫妇同意将壮壮带走外出游泳,未尽到先行义务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均应负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惠金河务局辩称,首先,没有法律授予惠金河务局阻止他人进入黄河河道的权力,黄河不是一般意义的公共场合,行为人应当自行负责在区域内的行为。壮壮溺水时十三岁,是未成年人,崔某夫妇作为其父母,是壮壮的法定监护人,负主要监护义务;而贺某未经壮壮父母同意,私自带壮壮到黄河河道边玩耍,没有尽到先行义务应当对壮壮死亡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其次,《河南省黄河河道采沙收费管理规定》的目的是加强黄河河道管理,保障防洪安全,合理采挖河道沙石,而不是供行人使用的河道,河务局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防止他人损害的义务;另外,崔某夫妇诉称惠金河务局未对沙场尽到监管义务是不正确的。惠金河务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法》的有关规定,对其下达了改正通知书,暂扣了采沙场的采沙设备装载机一台,故惠金河务局对沙场尽到了正常的监管义务。

     法院审理查明,崔某夫妇跟贺某夫妇同住郑州市金水区柳林镇某小区。2009年8月7日中午前后,正在小区内玩耍的崔某之子壮壮和同一小区的张某等被贺某夫妇开车带到黄河浮桥东侧黄河南岸边游玩。当日下午14时许,张某及壮壮在黄河边淌水过程中落入深水坑中,张某被附近渔民救起,壮壮溺水死亡,贺某的丈夫王某在救助壮壮过程中也溺水死亡。根据法院勘验及现场证人描述,壮壮落水地点大致在干沙滩东北方向王夏开办的沙场抽沙船附近西边,黄河主河道南边。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王夏及惠金河务局未向法庭提供营业执照及采沙许可证。自事发当时至2010年1月12日法院勘验之日,沙场采沙地点附近未见设置明显警示标志。

     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贺某夫妇作为成年人带壮壮外出到黄河边游玩,在此过程中壮壮溺水死亡,贺某未尽到其先行义务应对壮壮死亡后果负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考虑到贺某的丈夫王某已在积极救助壮壮过程中溺水死亡的事实,可以适当减轻其赔偿责任。崔某夫妇作为壮壮的法定监护人,在其子放暑假期间未尽到对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壮壮的教育、监护义务,对壮壮的死亡后果也应负一定的责任。王夏在黄河河道内非法采沙形成沙坑,且未设置警示标志,存在明显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惠金河务局对采沙场未尽到监管义务,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关于赔偿标准问题,崔某夫妇自2004年前后来郑州市区打工居住,壮壮也在市区学习,崔某一家居住地和收入来源地均在城镇,故壮壮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基于崔某的诉讼请求和案件事实,法院确定赔偿范围及数额如下:一、死亡赔偿金 287431.20元(14371.56元∕年×20年);二、丧葬费14614.50元(以2009年河南省职工月平均工资2435.75元的6个月计算);三、误工费1200元;四、崔某夫妇诉请的交通费、食宿费6251.20元数额过高,根据崔某举证及实际情况,法院酌定为交通费1000元、食宿费2000元;五、打捞费2000元;六、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造成的后果、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和本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法院将精神损害赔偿具体数额酌定为4万元。以上各项费用共计308245.70元+4万元=348245.70元。

     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判决如下:

     一、贺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崔某夫妇死亡赔偿金287431.20元、丧葬费14614.50元、误工费1200元、交通费1000元、食宿费2000元、尸体打捞费2000元,以上共计308245.70元的20%即61649.14元,并支付崔某夫妇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以上共计71649.14元;

     二、王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崔某夫妇上述各项费用308245.70元的40%即123298.28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以上共计143298.28元;

     三、郑州黄河河务局惠金黄河河务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崔某夫妇上述各项费用308245.70元的20%即61649.14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以上共计71649.14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